悯农春种一粒粟古诗意思(悯农春种一粒粟古诗诗意)

“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这首唐朝作者李绅的佳作,朗朗上口,被传了千年有余。最近呢,在网上它又小小地火了一把。火的理由却不是歌颂农民,而是一句“锄禾日当午”居然成了某些人的争议焦点。

争什么呢?有位大学教授,啊,又是教授,貌似这最近教授是频频出事啊。这位教授说,锄禾日当午,是指农民种地的一个过程。这个解释似乎并不能得到网友的认可,很有点像前阵子北大教授念稿子能念错字的那种感觉。都是教授啊,不是普通教师啦,在教育领域,在舞文弄墨这一行,摸爬滚打多年的教授啊,居然能轻易就犯错,这就是网友不肯轻易放过的最大原因。

就说这个“锄禾日当午”,是农民在种地吗?有网友怕冤枉了教授,说教授说的这个种地,就是一个大概念,包括了所有农活都可以叫种地。但也有细心的网友小心求证,证实这位教授说的种地,就是种地这个环节,没别的意思。这下闹大了。“锄禾日当午”居然被一个从没有种过地的教授,真真切切搞错了。这句话真正的意思是什么呢?老胡都不好意思显摆,因为这是连几岁的幼儿园孩子都能搞懂的事情。

可是呢,往那个评论区一看,还真是吓了一跳。我以为孩子都懂的事情,居然还有真不懂的大人,还不少。知道我什么反应吗?老胡是仰天长叹一声啊,难怪啊,难怪啊,似乎终于知道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对农民的声音,听不见,不爱听,置若罔闻,还龇牙咧嘴,露出一幅獠牙。因为那些人,真的真的是,距离农民太远了,对农民太陌生了。

看看评论区的几个代表性的发言吧。有人说,锄禾日当午,是农活太多,一下干到了中午;有人说,农民傻吗?为什么偏偏要当午干活?早上凉快干多好啊;还有的人说,为什么要锄禾呢?是锄草吧。

如果你是一个农民,对这些人你一定会又骂又摇头;如果你是一个有文化的非农民人士,可能你也会讥笑那些人;如果你是一个忧国忧民的人,对这种现象就会莫名的气愤,加上一些失望。

老胡呢,天生爱忧虑,对评论区的这种发言,内心就有点翻江倒海,骂人都是轻的了,不出来说两句都憋的难受。怎么正解“锄禾日当午”呢?作者李绅,是唐朝的宰相,唐朝首都是长安,就是现在的陕西西安。他触景生情,悯农打油诗两首,题目就叫“悯农”而且是两首。也就是这两首诗词是一气呵成的,要想深刻理解这首诗,就得同时知道另外一首诗的内容是什么?首先就是这个题目,悯农。悯农是什么意思?作为宰相的李绅,并不是看热闹和欣赏劳动场景的心情写的,而是悯农,是带着怜悯,哀怜和忧愁的心情,写出农民的不易和艰辛。我们从另一首诗的内容也能看出,内容是这样的:

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

粟,北方的谷子,就是小米。小米是春天种,那时候天不热,收割时间在小麦之前,比小麦早十天半个月的样子。他后面这首锄禾日当午,说的这个禾,就是这个粟,就是谷子,小米。谷子在什么时候进行锄草呢?就是长到一筷子高的时候,田地里的草也跟着这个禾苗一起长。不除草,就会跟禾苗争抢土壤的营养,影响这个谷子生长。所以在这个时间,正是北方天气开始变热的时候。

同时北方,也就是陕西关中平原这个地方,有句俗语说是一年只有三季,说的就是没有春季。因为这边的天气从寒冷的冬天结束后,还没等来得及享受春天的阳光沐浴,天气一下就变热起来了。在阴历上,也有种说法就是二八月最难穿衣服。时间大体就是阳历的三月下旬和九月中旬这个时间。什么意思呢?就是这个时间天气一天三变,早上冷穿薄毛衣,中午热的得短袖,下去又凉得得穿回薄毛衣和外套。穿衣服这么麻烦,一个不小心就容易感冒。

所以锄禾的节气上,正是天热的时候,可是对于每天来说,早上和下午相对要凉快。可是农民锄禾的时间,偏偏就是要挑选在一天最热的时候,中午进行。是不是听起来有点自找苦吃的感觉?有人说早上凉快为什么不早上去锄禾?农活农民的艰辛就是在这里,有凉快不能用,偏偏只能用天热时间。因为只有天热的时候,锄掉的杂草才能被晒死。你早上或者下午去锄草,草根带着土,不等太阳晒死,草就又扎根生长了,没有效果。

其实不仅锄草如此道理,在收割时候也是这样。在当天最热的时候,大中午时候去用镰刀收割,成熟的麦秆或者谷子杆,是嘎嘣脆的,镰刀好割。如果是放在早上或者下午,那个杆就是又皮又软,特别费镰刀,不利于收割。

由此我们看,锄禾日当午,并不是从早上干活干到了中午,而是特意在大热天进行锄草。这就不能不热了,必须热才行。至于有人说不叫锄禾应该叫锄草日当午才对。如果非要较这个真,锄草也没错。但语言就是老百姓的,老百姓把它叫肉夹馍,你非要辩解明明是馍夹肉,没人说你错,但你脱离群众了。宰相李绅用锄禾,不用锄草,说明他也是深受农民影响,深知农民语言的。

在这里不知道大家留意到没有,刚才我说李绅悯农两首,前面的一首: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在这里老胡稍微延伸一下内容,后面两句大家不觉的农民凄惨吗?四海无闲田,农夫犹饿死。地都种得满满的,没有抛荒的,农民了不起吧,但是呢,种地的农夫居然还要被饿死。还有天理吗?

这种极为不正常的现象,结果怎么样了呢?李绅是晚唐时期的呀。也就是说,当天下出现了这种居然能让种粮食的农民,还要被饿死的现象后,这个朝代就离死不远了。

老胡想说什么呢?纵观历史任何一个朝代,当农民待遇落到不可言表的时候,都是到了晚期的时候。而任何一个朝代的兴盛时期,最最具有标志性的特点,就是农民的待遇得到了空前的提高。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165667.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