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控制舆论(资本干预舆论)

最近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很值得一提。就是发改委有个征求意见的东西,简单地讲就叫做非公有资本不得从事采编播发业务,从这个领域当中退出来。既然是征求意见稿,那我觉得也就可以提提意见。其实吧,有些东西我觉得它基本还是得有原则性的,比如说他说了一些业务,一些平台,比如说微博,今日头条,好看视频,还有哔哩哔哩,现在从事的这些工作是算符合规定的?还是在新的这个规定下将会违规?

资本控制舆论(资本干预舆论)

再者,好多都是有公司代理或有经纪人的,这些代理的公司或者经纪人,明显很多都不属于公有资本的范围,还有自媒体,允许自媒体干什么,不允许自媒体干什么?具体的咱们还不清楚不知道。

不过网上呢,一些赞同的评论主要就讲,不能让资本控制新闻舆论,因为资本控制一定会干坏事,所以这种舆论宣传真谛要放到公有资本手里才能让人放心,但是坦率地说,我对这一条是有疑问的,为什么呢,咱们一般的经济领域,就比如现有的经济制度是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形式并存。要说资本控制了,就一定是坏事,一定不利于咱们国家的,其实这个经济体制就不对了,还得回到前30年去。

那么,我们为什么要改革开放?我们为什么要搞以公有制为主体,多种经济形势并存呢?引入民间资本甚至外资到我们这个经济活动中来,是有利于我们国家的经济发展的有利于我们的国家利益的,我们才会这么做。这一条就完全不适用于新闻舆论,这个领域我们还真得看看历史事实。

资本控制舆论(资本干预舆论)

在86年,我就介入了中国的这个舆论思想文化的这个辩论。那么我就想说在我一开始介入这个领域的十几年的时间当中,非公有资本还没有介入,或说还很少介入这个领域,当时的情况非常的不好。我可以告诉大家一开始,当然还是在体制内的机构控制的,说中国什么不好,美国什么都好的声音汇成潮流,是那些网络平台影响变大了之后才出来的,而这些网络平台恰恰有相当一部分资本是非公有资本。

那我想问问大家,为什么公有资本控制就一定好,非公有资本控制就一定不好?我最起码告诉大家,中国的这30几年的这个舆论史不是这样的?真未必,因为包括我们很多网民经常挂在嘴头上的就认为那些很糟糕的舆论平台,有几个是非公有资本控制的?一些平台有非公有资本控制的名字,但是更多的是公有资本控制。大家仔细琢磨一下,回过头来想一下是不是这个情况,所以这个不完全可以一概而论。

有人讲非公有制资本,咱不好控制,公有制资本的好控制,把官撤了罢了就完了。但是,对非公有资本就完全没有这控制能力吗?并不是,我们有些非公有资本的公司,他们出了问题犯了错误,就不会被处理吗?怎么到了舆论这块就不行了?

资本控制舆论(资本干预舆论)

从舆论史来看的,第一很难说,公有资本做的比非公有资本好,公有资本控制的平台经过前几年整顿之后的话,做的我认为比非共有资本控制的平台要好的一件事,就是造谣。最近这几年比较中规中矩了,非公有资本做的就差一些。

第二,我们的公有资本控制平台普遍没有活力,虽然这几年情况好转,不提供有害信息了。但是他提供的无害信息或者正确信息,广大人民群众不喜闻乐见。反而,非公有资本控制这些平台,为了赚钱提供的东西生龙活虎,广大人民群众听得见,看得见,记得住,还走心。其实,这部分也适用于媒体舆论领域,为什么我们不能利用非公有资本这个长处去实现我们的国家利益呢?毕竟,公有资本和非公有资本在这个舆论领域,各有所长,各有所短。单纯的以此划界,就你到底是共有资本还是非共有资本以此划界。来决定存废,这个恐怕还值得商榷。

当然,发改委的征求意见稿他规定一些领域、一些东西不能去做。我想说的是,对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国家利益,我们的人民利益来说,执政是有利的,包括舆论监督。但如果声音渠道太少,这个舆论监督就不好搞,因为搞舆论监督的前提是发声渠道要比较多,而且要对不同的声音有一定的容忍度。

资本控制舆论(资本干预舆论)

正义是怎么得到伸张的?恰恰是因为有了比较多的渠道发出声音,特别是自媒体的这种声音出来之后,问题才得到解决。所以怎么能听一面之词呢?要听听另外一种声音,就是在舆论领域,第一采取以公有制为主多种经济制度并存那种方式,第二还是要有一定的容忍度、宽松度、自由度,要有比较多的渠道能够发声。最后希望当这个征求意见稿变成了正式的文件的时候,我今天提的这些意见能有所改进。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2865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