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8年中越海战(1988年中越海战为界限)

作者:陆其明

四、人若犯我 我必犯人

1988年2月下旬。

502编队出航在即,南海舰队副司令员刘喜中来到编队检查出航前的准备工作。陈伟文很敬重刘喜中。这不仅是因为刘喜中是他的领导,更由于刘喜中在西沙海战中的出色指挥。陈伟文想,只要刘副司令员“通过检查”,他就更放心了。

果然,刘副司令员对编队的出航准备工作很满意。陈伟文又想,现在的关键是:一旦越南军队破坏我对74号海洋观测站的建设或侵占我岛礁,将如何正确处理。刘副司令员是解放战争时期参军、身经百战、从枪林弹雨中走过来的老军人,既有陆战经验,又有海战经验,还多次同越南军队(包括当年的南越和北越军队)打过 “交道”,何不当面请教请教。

一天下午,昏沉沉的天空正下着小雨。陈伟文陪同刘副司令员驱车前往502编队停泊的港湾。

陈伟文望望身边的刘副司令员:

“编队就要出航了,首长还有什么指示?”

刘副司令员:

“这次编队的任务清楚了吧?”

陈伟文脱口而出:

“保卫永暑礁和华阳礁不受外国侵犯!”

刘副司令员:

“对,永暑礁能不能保卫住,事关能不能建成74号海洋观测站:而华阳礁是永暑礁的卫士,也必须坚决保卫住!”

陈伟文点点头:

“请首长放心,我们会拼死保卫的!”

刘副司令员:

“还有,你是知道的,我国南沙群岛较大的25个岛屿,除太平岛由台湾当局控制外,均被越南、菲律宾和马来西亚侵占了,剩下的都是礁盘。

这些礁盘平时全被海水淹没,只在退潮时才露出一部分来。你们除了……”

陈伟文打断刘副司令员的话说:

“基地杨司令员已经交待:

“除了保卫永暑礁和华阳礁以外,还要控制4至6个礁盘。”

刘副司令员望了陈伟文一眼,强调说:

“对,为了确保永暑礁74号海洋观测站的建成,你们还必须在附近再控制4至6个礁盘!”

陈伟文又点点头:

“请首长放心,我们保证完成任务!”刘副司令员沉默不语,正“闭目养神”,似有心思。

“刘副司令员,如果越南军队真的来搞破坏,我该怎么办?请你指示。”陈伟文试探地问。

刘副司令员仍没有反应。刘副司令员是个革命事业心强,工作认真负责格豪爽,快言快语,敢想敢干的人,现在怎么一言不发。

“刘副司令员,我们就要出发,你还有什么指示?”陈伟文又问。

刘副司令员终于开口了,严肃地说:

“陈参谋长,该说的我已经说了。至于南沙斗争,北京的一位首长有个讲话,你看看吧!”说着,刘副司令员从口袋里掏出一份材料。陈伟文一听有“首 长讲话”,马上掏出本子钢笔。刘副司令员见状,马上摇头说:

“不要抄,这是绝密,为防万一,你记在心里就行了。”

陈伟文收起本子和钢笔,接过“首长讲话”。这个“首长讲话”,只是讲话中的一部分,共有3页纸,但写得密密麻麻的,内容却不少。

“首长讲话”中有情况,有分析,有斗争原则,还有具体要求。陈伟文全神贯注,认认真真地读了几遍,并牢牢地记住了其中的“原则”。

提起对入侵者的“斗争原则”,在陈伟文的头脑里,马上就映现出毛泽东主席的一句话: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可是“首长讲话”中,讲的却全是“不主动惹事,不首先开枪,不示弱,不吃亏,不丢面子,如敌占我岛屿,要强行将其赶走。”陈伟文想了想,把这些“原则”归纳成为“五不一赶”。

陈伟文把“首长讲话”还给了陈副司令员。现在是轮到陈伟文“沉默不语,闭目养神”了。他读了“首长讲话”中的“原则”,心中像被什么撞击了一下,很不舒服,总觉得像被“五条无形的绳子”捆住了手脚,动弹不得。怎么理解“不主动惹事”?南沙群岛是我们中国的领土,他们已经占领了其中的20个岛礁,现在他们又要来破坏建设74号海洋观测站,这明明是越南当局来惹的事嘛!

怎么理解“不首先开枪”?这使陈伟文想起两件事。第一件是,1965年4月9日发生在海南岛上空的斗争。那天,美国两批8架 F-4B 型“鬼怪”式战斗机先后侵入我海南岛上空。我部奉命起飞的4架歼击机,严格遵守“不打第一枪”的原则,只是“巡逻、监视、驱赶”。可是美机不仅不走,反而向我施放“麻雀 -IIC”导弹。

当时,李大云驾驶的4号机正在驱赶着美国3号机。在一旁掩护的美国4号机突然向李大云驾驶的4号机发射了导弹。幸好李大云及早发现,急转避开,那枚美国导弹击中了美国自己的3号机,使之机毁人亡。事后,毛泽东主席就下令,美机侵犯我国领空就可以打。第二件是1974年1月19日在西沙群岛的海战。

那次,由于指挥员没有正确理解“不打第一枪”的原则,结果被已经侵入我领海的南越5号驱逐舰首先开炮,命中了我274艇指挥台,政委冯松柏和副艇长周锡通立即倒在血泊中。这个教训还不惨痛吗!

又怎样才算“不示弱”?才算“不吃亏”?才算“不丢面子”?我们要是“强行”了,越南侵略者就是赖着不走,又该怎么办?

陈伟文久久地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

“你怎么不说话?”刘副司令员见陈伟文不吭声。反问:

“记住了吗?”

“记住了。”陈伟文点点头,又为难地说:

“我觉得按照这个讲话,遇到实际情况时很难掌握。”

“要坚决按照首长指示的精神办。”刘副司令员只是强调了这一句,没有作其它解释。

陈伟文虽然又点点头,但心里仍不踏实。特别是当他想到要对付的是那些担任越南海军备级指挥员的“校友们”,更感到“五不一赶,是征服不了越南的侵略行径的。

现任越南海军各级指挥员中,不少曾在我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学习过,其中还有陈伟文的“同期同学”呢!现任越南海军少将副司令员(准都督)黄友太,就是陈伟文的“同期同学”。此人于1956年6 月曾在我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学习,担任越南留学生队领队兼劳动党支部书记,1962年毕业回国。

黄友太曾于1971年率数十艘舰船侵略柬埔寨,在金边登陆,并攻占了柬埔寨沿海港口岛屿;越军侵占我南沙部分岛礁,也是由他指挥的。黄友太在中国学习时,把中国说成是他的“第二祖国”,把海军大连舰艇学院称作“母校”,临别时,他还握着陈伟文的手说“后会有期”。

陈伟文同这些“同学”接触中,发现他们有两个共同特点。一是认为我们“软弱可欺”。对于“五不一赶”这一类原则,他们都清清楚楚,视为软弱的表现,可以抓住这些原则一个劲地欺侮你。二是,他们自称是“世界第三军事强国”,他们爱吹当年如何如何打败法国和美国的入侵者,从不谈及如果没有中国包括出兵在内的无私、全面的支持和援助,又会怎么样,他们还以地区霸主自居,野心勃勃,动不动就侵略他国。

对于这样的侵略者,我们却规定这个不准,那个不准,这怎么能把他们赶走?越南已经抢占了我南沙群岛中的20个岛礁,如果不动枪动炮,你就是再“强行”,他们也不会自行撤走的。

想到这里,陈伟文还要就这个问题请示刘副司令员。他正要开口,刘副司令员见陈伟文又要想问什么,再次强调说:

“首长讲话精神,一定要执行;至于如何正确执行,要根据战场情况而定。”

陈伟文再没有说什么。但是,他现在考虑最多的是,如何把毛泽东主席“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的原则和“五不一赶”结合起来。

他想的结果是对于这样一个狂妄自大、贪得无厌的侵略者,决不能手软,一定要坚决打他个不留情!陈伟文就是以这样的心情,率领502编队启航的。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2942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