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旗)

阿克塞尔-布朗和安德烈-马尔卡诺参加了男子双人雪车比赛,这是加勒比国家20年来首次参加冬奥比赛。

去年夏天,当雪车操舵手阿克塞尔-布朗决定从英国搬到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为他母亲的祖国参加冬奥会时,他遇到了一个问题:他需要一名制动员。

他是如何找到的?通过Instagram。

“我知道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有很多跑得快的人,所以我就开始留意运动员。”29岁的阿克塞尔-布朗说。

他找到了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的短跑运动员安德烈-马尔卡诺,“他跑得很快,身体和重量适合雪车”。然后他通过社交媒体应用程序联系上了马尔卡诺。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旗)

特立尼达和多巴哥代表团在开幕式上入场。新华社发

“我在ins上直接给他发了信息,说‘嘿’,”布朗说。”我必须坚持不懈,一开始他自然有点怀疑,但最后事情进展顺利——你看,我们真的来到冬奥赛场了。”

周一晚上,当他们跳上印有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国旗的双人酒红色雪车时,他们成为了该国奥委会20年来第一队冬季奥运会选手。

这对组合只认识了几个月,布朗在2014年开始从事这项运动,而马尔卡诺第一次在真正的雪车赛道上奔跑是上周在延庆的国家雪车雪橇中心。作为制动员,他低着头,相信布朗能把他们安全地送到终点线。

“这项运动像过山车一样,你有那种快感,但是你看不到前方——它比过山车更刺激。我喜欢这样。”35岁的马尔卡诺说。

为了参加2022年北京冬奥会,在美国教高中体育的马尔卡诺不得不请无薪事假。

“他说:‘我差点要辞职了,因为离开工作的时间太长了’。幸运的是事情解决了,我不用放弃我的工作,我非常喜欢这份工作。”

“我们学校举办了一个欢送会。他们中的一些人(我的学生)说,‘好吧,我不会来学校了,因为你不在这里,你的课是我一天中最美好的时光’。”

布朗并不确定他是否会受到人们的欢迎。“今年夏天,当我开始代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参加比赛时,作为一个有英国口音的白人,我不知道人们会否接受我。人们会愿意为我欢呼吗?”

“作为一个小国,这似乎是一项我们‘不应该参加’的运动——特立尼达和多巴哥是一个热带国家,而这是一项冰雪运动。虽然我们没有资金,但我们有真正伟大的加勒比精神和很多支持。”

“我们所做的事情对许多人来说意义重大,因为我们不仅仅是人群中的一部分。我们是20年来的第一批人。整个特立尼达和多巴哥都在支持我们。”

【来源】北京冬奥会奥林匹克信息服务网站

【编译】陈梅玉

【作者】 陈梅玉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

来源:南方+ – 创造更多价值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12438.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