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庆余年中,范闲和滕梓荆在赴二皇子邀宴的时候在牛栏街遭到刺杀,出手的是北齐高手程巨树,还有远在东夷城四顾剑的两个徒子徒孙。

三个刺客刺杀范闲没有成功,他只是受了伤,反倒是范闲名义上的护卫,实际上的朋友兼知己滕梓荆身死。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表面上看,此事因二皇子邀宴而起,他的嫌疑最大,但实际上,所有的人都明白,既然是二皇子邀宴,范闲赴宴,二皇子在范闲赴宴的路上设伏杀他的可能性不大,没有人会蠢到这种程度,由此,二皇子反倒洗脱了嫌疑。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由此推断,知道范闲赴宴的确切时间及路线的知情人,嫌疑自然而然地就落在了必须要提前准备宴会的醉仙居司理理的身上。

鉴查院及范闲王启年马不停蹄地追踪出逃的司理理,最终在陈萍萍的黑骑帮助下顺利把司理理带回京城。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根据司理理的供词,外加上叶灵儿的佐证,牛栏街刺杀的主谋林珙浮出了水面,本来林珙应该被官府问罪,无奈范闲为了保护司理理,不让她公开指证林珙。

而另一个目击证人叶灵儿为了自己家族着想,也为了好友林婉儿着想,不可能公开为范闲作证,指证林珙。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范闲进退两难之际,得到了林珙出逃的消息,在他出城之前却遇到二皇子在街上等着他,二皇子告诉他,之所以知道范闲要出城寻找林珙是因为他的人听到太子与林珙发生争执,期间听到了范闲的名字。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二皇子还专门把自己的护卫谢必安请出来,告诉范闲,谢必安擅长快剑,假模假样地要让谢必安助他一臂之力!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范闲还没有来得及出城去找林珙,五竹却来告诉他,他已经帮他杀死了林珙。

众所周知,林珙是太子党羽,他与太子见面之后就出逃,令人很容易就联想到是太子亲口告诉了林珙,范闲夜审了司理理,司理理很有可能已经向范闲供出了他的名字。

林珙死后太子非常冲动地要到鉴查院提审司理理,似乎他已经笃定范闲就是凶手,他要为林珙报仇。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太子所有的行迹在庆帝及范闲看来,他不但有牛栏街刺杀背后主谋的嫌疑,而且他为了争夺内库财权恨不得要把范闲除之而后快。

林珙的死因被鉴查院查出,他是死于快剑。

于是太子又以极快的速度来向庆帝报告,他怀疑杀死林珙的凶手就是二皇子的贴身护卫谢必安。

二皇子却轻轻松松搬出了范闲证明林珙被杀之时谢必安还在京都内。

太子恼怒之下说出了怀疑范闲与二皇子相勾结的话语。

太子一系列的迷之操作令庆帝心中非常恼火,范闲初到京都时他与李云睿欲用宫女坏范闲名节;

处理范闲打郭宝坤事件时又与京都府尹联合捉拿滕梓荆而害得梅执礼丢了官职;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牛栏街刺杀事件上他不但行事毛糙,替人背锅而不自知,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更是胡乱攀咬二皇子。

相信此时的庆帝心中对太子十分的失望,于是太子被禁足,而林珙被杀事件也由陈萍萍盖棺定论。

一番操作下来,二皇子不但赢得了范闲的信任,还在庆帝面前表现出了非常稳重的一面,相较于太子,他已经赢了。

其实有一个细节已经暴露出了二皇子与李云睿是一党,那就是林珙被杀的同时,二皇子向范闲介绍他的护卫谢必安是个快剑手。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二皇子这样做,一来说明他已经知道范闲身边有个使快剑的高手,而且这个高手此刻已经去杀林珙了。

二来他想试探一下范闲,五竹出城去杀林珙,是不是受范闲指使。

五竹是个什么样的存在,只有当年与叶轻眉熟悉的人才知道,李云睿自然就在其中,而太子与二皇子一代年轻人自然不可能知道。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李云睿不可能不知道范闲身边有五竹在保护,即便那个时候五竹不在身边,可一旦范闲身死,五竹定然会报复,报复的对象必然就是太子。

而刺杀一旦失败,范闲并没有被杀死,他们也有办法祸水东引,成功嫁祸到太子身上。

看到这里您或许会反驳,说李云睿杀范闲是为了帮女儿逃婚,为了避免内库大权旁落。其实稍微一想就可以明白这个理由站不住脚。

李去睿并不了解范闲,由此也谈不上喜欢或者讨厌,而且她也根本不可能断定范闲与婉儿的婚姻究竟合适不合适,毕竟她不是当事人。

若说是为了内库财权,毕竟内库财权还没有交接,若没有范闲,庆帝或许会指派其它人接管内库,难道李云睿会一个接一个地都杀掉吗?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由此我们可以知道李云睿明明知道范闲身边有五竹这样的高手保护依然设计牛栏街杀范闲,只是她与二皇子合谋嫁祸给太子,割裂太子与范闲。

这样做的目的,就是一举两得,一是嫁祸给太子,二是若能把范闲推到二皇子这边,相当于得到了五竹这样的高手。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而太子一直以为李云睿是站在自己这边的,是处处为自己着想的,他的一切行动皆受到李云睿或明或暗地提示或者替他操作,明面上她又与太子一党,她所做的一切自然而然地就被安到了太子的头上。

由此可以看出太子确实缺少心机,他还以为自己行事坦荡而曾在林相面前拉拢过范闲,可实际上他是被感情冲昏了头脑,亦被李云睿所操控,心机与智商都不在线呐。

庆余年二皇子(庆余年二皇子真实身份)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12469.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