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词怎么对)

登科后

孟郊

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词怎么对)

这首《登科后》是中唐时期著名诗人孟郊所作,它所自由抒发的欣喜若狂的心情,引起了历代仕子的精神共鸣。孟郊(751–814)字东野,祖籍平昌(今山东临邑),先世居洛阳。湖州武康(今湖北武汉)人。少年时隐居嵩山。四十六岁那年中进士,五十岁任溧阳县尉。与韩愈交谊颇深,是韩孟诗派的代表。其诗感伤自己的遭遇,多寒苦之音。用字造句避开平庸浅率,追求瘦硬。与贾岛齐名,有“郊寒岛瘦”之称。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

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词怎么对)

《登科后》是孟郊高中进士时,把自己郁郁寡欢的往昔与得意洋洋的今天对比,从而一吐失意落魄的块垒。“昔日龌龊不足夸,今朝放荡思无涯。”出身清贫,处境窝囊,两次应试两次落第,人前人后都抬不起头。也许正是这“龌龊”成为他奋发的动力,成就了他第三次的金榜题名。总算有了出头之日,郁积的闷气如风吹云散去,心中有着说不出的畅快。高中鹄的,出乎意料。自我解放,放浪形骸。他终于冲破思想的牢笼,放飞自己了。

“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诗人神采飞扬的得意之态,十分传神,很有画面感。你看,诗人满面春风,兴会淋漓的策马在长安古道上,马蹄嘚嘚疾弛,诗人尽兴的浏览道旁的锦簇繁花。“一日看尽长安花”,显然是不可能的,可虽是无理却有情。悖于常理,却是真情流露。正因为此,这才成为历代新科进士脱口而出的佳句,也一直是后人喜爱的名句。

在唐代,进士考试是在秋天,发榜则在下一年春天。这时候的长安正春风轻拂,张灯结彩,桃红柳绿,莺歌燕舞。新科进士多在曲江、杏园一带欢宴一堂,互致祝贺。空气中多散弥着欢乐的气氛,“公卿倾城纵观于此。”可谓“满怀春色向人动,遮路乱花迎马红。”三三两两的新科进士走马看花成为时下长安的一道风景。

诗无达诂。向来有人不以这首诗为然,有人诘之,“何其速也,果不达。”也有人讥其“未免寒态”。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在这短短的四句诗中,传递出的竟是他多年悲苦坎坷的经历。久久的压抑,久久的凄惘,一当发生逆转,那被深埋的不平,会有着怎样的纵情迸发。这迸发的就不仅是欢乐,何尝又没有他发自心底的苦笑,没有对自己的辛辣的嘲讽呢?

一夕九起嗟,梦短不到家

和天下所有的读书人一样,孟郊走的也是一条科举取仕的道路。这条道路对他来说,分外的艰辛苦难。唐贞元七年(791),他第一次应进士考,就受到当头棒喝,铩羽而归。应试落第的灰心丧气,愤而作《落第》:

落第

晓月难为光,愁人难为肠。

谁言春物荣,独见叶上霜。

雕鹗失势病,鹪鹩假翼翔。

弃置复弃置,情如刀剑伤。

他以雕鹗自诩,本以为可以一飞冲天,殊不料科考落第,反让那些“鹪鹩”般的不学无术之徒,依靠旁门左道而官运亨通。顿时,他只觉得天地失色,日月无光。满腹经纶,投报无门,这样的痛苦真如刀割一样,撕心裂肺的痛。

唐贞元九年(793),他再次应试再次落第,失望和沮丧已到了崩溃的边缘,作《再下第》:

再下第

一夕九起嗟,梦短不到家。

再度长安陌,空将泪见花。

这二度打击犹如雪上加霜,使他深陷痛苦之中而不能自拔,整夜整夜的不得入眠,常常坐起发愣,长吁短叹。偶尔入睡,梦中又走上返乡的路程,可梦又都不长,总是把他丢在半途而又惊醒。当他再次走在长安古道上,失落迷惘的他只得以泪洗面,怅望着路边的野花。那种辛酸苦痛,只有他自己知道。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孟郊幼年丧父,是母亲独自一人把他和弟弟们抚养成人。母亲对他寄予殷切的期望,他也把应试中第设为自己的人生目标。中进士后,他在五十岁那年得到了溧阳县尉的职务。总算有了固定的经济收入,他把母亲接到溧阳以奉老养亲。

据《唐六典》,县尉的职责是“亲理庶务,分判众曹,割断追催,收率课调。”在唐代县级政权中,县令是行政长官,负责全县之政务;县丞是副行政长官,辅佐县令行政;主簿是勾检官,负责勾检文书,监管县行政。只有县尉做的才是最具体之事务,繁琐忙碌,常受斥责,是个卑微的小官。

丰满的理想和严酷的现实,宛如霄壤,在他的内心深处发生碰撞。他不屑于琐碎的事务,更不能忍受长官的羞辱。仕途蹭蹬和生活清贫是他的宿命,他在《长安旅情》中写道:

长安旅情

尽说青云路,有足皆可至。

我马亦四蹄,出门似无地。

玉京十二楼,峨峨倚青翠,

下有千朱门,何门荐孤士。

牢骚、苦闷和不平,积压成愤。他在《赠崔纯亮》中有云:

赠崔纯亮

食荠肠亦苦,强歌声无欢。

出门即有碍,谁谓天地宽。

有碍非遐方,长安大道旁。

小人智虑险,平地生太行。

……

他不仅生活清苦,更可怕的是人生之路上荆棘丛生,这荆棘就是玩弄权术的小人,他们如太行山那样的断绝了他仕途前行的希望。他无法容身于这宦海之中,只能游走四方,吟诗为乐。公务自然有所废弛,县令只得给他半俸,另一半则给为他代劳之人。每每此时他就觉得愧对自己慈祥的母亲。豆油灯下,老人彻夜不眠,为自己赶缝衣服的画面,久久地浮现在眼前。他有感而作《游子吟》:

游子吟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下一句词怎么对)

又要远行了,行前,老母亲一针一线,缝的那么细密精致。老人怕儿子迟迟难归,故而针线缝的格外的细密,母亲的心思再明白不过了,是祈盼儿子旅途平安,早日归来,可谓“儿行千里母担忧。”

母亲为自己奉献了一生,可作为儿子,自己又给了母亲什么呢?想想,煞是惭愧。母亲真如春天的阳光,那样的和煦温暖,区区小草恰如儿女,又怎能报答母爱于万一呢?

《游子吟》亲切而真淳地吟颂了一种普通而又伟大的人性美——母爱,从而引起华夏儿女的共鸣唱和,千百年来一直是脍炙人口,传诵不衰。苏轼在读了《游子吟》后感慨:“诗从肺腑出,出辄愁肺腑。”这首伟大的母爱诗篇,是在孟郊失意潦倒时所作,所呈现的亲情就显得倍加可贵可爱了。

大凡物不平则鸣

韩愈是他的知交,对他的诗有着精确的评论:“大凡物不平则鸣”。孟郊诗中所表现的多是对社会不平的呐喊。“公子醉未起,美人争探春。”揭露的是奢侈淫靡的生活和醉生梦死的精神。他借蜘蛛和蚊子形象描画统治者的剥削本性:“蚕丝为衣裳,汝丝为网罗。”“但将膏血求,岂觉性命轻。”唯此,他的诗彰显出的是咄咄逼人的战斗锋芒。他反对血腥的战争,“以兵为仁义,仁义生刀头。”痛斥乱臣贼子,“食恩三千士,一旦为豺狼。”无疑,这些诗都有积极的社会意义。

他有一颗赤子之心,同情弱者,同情劳动者的苦痛。“无火炙地眠,半夜皆立号。冷箭何处来,棘针风骚劳。霜吹破四壁,苦痛不可逃。”他把批评的矛头直指“官家”,“如何织纨素,自着蓝缕衣。官家榜村路,更索栽桑树。”他的一些征妇诗,如《征妇怨》《古意》《折杨柳》《有所思》等,揭示人物内心世界,表现了一幕幕的家庭悲剧。

唐贞元二十年(804),他自知常年游走于外,公务荒疏,便辞了公职。这样生活更是愈加艰难,可谓“秋月颜色冰,老客志气单。冷露滴梦破,峭风梳骨寒。席上印病文,肠中转愁盘。疑虑无所凭,虑听多无端。梧桐枯峥嵘,声响如哀弹。”孤冷、穷困、病愁、哀怨,这恰是他晚年生活的真实写照。

好在唐元和元年(806),河南尹郑余庆用他为水陆转运从事,试协律郎,定居洛阳。似乎他时来运转,可以过着相对安逸的生活了。可是,命运竟是这样的捉弄于他,也就是此时,他的三个儿子相继去世,这天塌地陷的打击,对他可是致命的,他抚着小儿的僵冷躯体恸哭起来:“你可是负了我十年的恩情呵!”“踏地恐土痛,损彼芳树根。此诚天不知,剪弃我子孙。”他走路都小心翼翼,深恐弄疼了地下沉睡的儿子。真的是肠断魂销,创巨痛深。

唐元和九年(814),郑余庆为兴元尹,用他为兴元军参谋,试大理评事。他闻命前往履职,八月,突发暴病殁于河南阌乡(今灵宝)县,终年六十四岁。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1264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