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如花隔云端(美人如花隔云端花锦瑟小说)

也许因为古代诗词作者一般是男性的缘故吧,当你读古诗的时候,你会发现,“咏美”,即赞美女子的诗词特别多。古典诗词歌赋中的女子,几乎无一不美,这里的美女,一般来讲,是作者对世间所有美好事物的向往和憧憬。所以,美女和爱情相联系,也往往和作者的理想抱负有关系。诗词中的美人,有一些是写爱情的,也有一些是写理想抱负的。如果你仔细读一些描写美女的诗词,你会发现这些作品中常常离不开这么一些符号,探究一下,也是很有意思的。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诗经)。美人离不开水。美人似乎都应住在水边。如果没有水,她们如何浣纱?如何采莲?如何泛那载不动她们许多愁的轻舟?如何让那些倾慕她们的人感到伊人宛在水中央,难以追寻?所以贾宝玉说女儿都是水做的,只有水能恰如其分地形容美人的轻柔易逝。

月、楼。“汴水流,泗水流,流到瓜洲古渡头,吴山点点愁。思悠悠,恨悠悠,恨到归时方始休,月明人倚楼。”。(白居易)美人们似乎从来不住平房。无论大家闺秀还是小家碧玉,家中都有一高楼,可以让她们在烦忧时独上西楼,对着江月,望穿秋水。楼中还一定设有阑干,因为伊人随时会愁的,所以阑干是必备的,“春已半,触目此情无限。十二栏干倚遍,愁来天不管。”(朱淑真)

。“西施越溪女,出自苎萝山。秀色掩今古,荷花羞玉颜。”(李白)“钱塘江上是谁家,江上女儿全胜花。吴王在时不得出,今日公然来浣纱”。(王昌龄)花之艳丽娇媚,正如美人之容颜。而花开花落灿烂短暂,也好比红颜易逝。以鲜花比美人,是再贴切不过了。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消金兽。佳节又重阳,玉枕纱厨,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消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李清照),这里有花又有玉。胡仔《苕溪渔隐丛话》:“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此语亦妇人所难到也。是说美人自己写自己,难得有如此透彻。还是有一些大男子主义啊。

。“美人卷珠帘,深坐颦蛾眉。但见泪痕湿,不知心恨谁。”(李白)美人为何而愁?一般来说无非两种情况:一是愁别离,古代交通不发达,而男子常常出门在外,不能早晚相聚。因此愁了。“我住长江头,君住长江尾。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李之仪)愁了怎么办,就常常登上西楼,去望远处孤帆。二是愁姿容减退,爱人另结新欢:“团扇,团扇,美人病来遮面。玉颜憔悴三年,谁复商量管弦?弦管,弦管,春草昭阳路断。”(王建)词牌是“调笑令”,内容却充满了哀怨。
当然美人也并不总是以泪洗面,总有开心的时候。“花明月暗笼轻雾,今宵好向郎边去。剗袜步香阶,手提金缕鞋。画堂南畔见,一向偎人颤。奴为出来难,教郎恣意怜”。(李煜)夜半偷偷跑出去与情人幽会,自然是芳心大悦的。因为是“偷情”,所以怕穿的金缕鞋弄出大的声响,被人察觉,索性便脱了,提在手中,“划袜步香阶”。只是这样的幽情结局一般都不甚好,所以归根结底还是愁。所以总的基调都是哀伤的:“始欲识郎时,两心望如一。理丝入残机,何悟不成匹。今夕已欢别,合会在何时?明灯照空局,悠然未有期。”(无名氏)理想爱情是不是都应带些残缺才为美?所以诗人总是醉心于描写怨妇与偷情。而如果美人一旦真的嫁给他了,朝夕相处,就只能指望他在心情好的时候写写给自己画眉,或自己着罢晚妆,斜倚在贵妃榻上,似笑非笑地看着夫君,嚼碎一团红绒,轻轻唾在他身上的情景了。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85201.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