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

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

我个人感觉的川渝一带的腊梅花比江浙一带的腊梅花要厚重一些,香味更加深沉凝重。

重庆的北碚区有个静观镇,那里有很多梅园,都是当地的花农们的收入来源。

每年阴历十一月梅花就陆续开始上市了,花农们每人背一个竹楼,竹楼有一米来高,上口大,小底,梅花剪成一段一段的,每一条差不多有六十厘米长,四五条困成一把,一把一把的整齐插在竹楼里,一把卖三十来块钱,如果你想买一两枝也可以。

当背花人有过你的身旁,那种凝重的香味会扑面而来,且久久不会散去,你来我往的街上到处弥漫着梅花香,他们累了,就会背着梅花坐下来,坐在路边的凳子上休息会儿,有时候会三三两两的凑到一起交流着什么,他们的方言我也听不太懂,只是感觉凑到他们的跟前待上一会儿,就沾了好多光的想法,有时候会感觉的不买几枝回去,有点不好意思了,买回去了,便插进一个瓶子里去,侵在水里,只是一两枝,房间里充满了浓浓的香味,真是应了那句话,室雅何须大,花香不在多。

腊梅花侵水里很耐久,一朵朵雅致的梅花,黄黄的,剔透玲珑,又像是精心雕刻出来粘上去的,说不出来的怜惜,每天加一点水,十天半月的都能放香,只是慢慢的开始淡了些,再后来便开始零落了,零落的花瓣,捧在手心里,依然嗅出来不改的香味。。。。。。

“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零落成泥碾作尘(零落成泥碾作尘的全诗)

壹点号 独有至贵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8538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