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浒传母夜叉(母夜叉在水浒传里是谁)

水浒传母夜叉(母夜叉在水浒传里是谁)

施耐庵写《水浒传》,到第27回《母夜叉孟州道卖人肉 武都头十字坡遇张青》的时候,已经出现了若干女性:

林娘子,金翠莲,潘金莲,阎婆惜……

林娘子长得极美,否则高衙内不会为之神魂颠倒。

但施耐庵,没有对林娘子进行外貌描写。

施耐庵对《水浒传》中的绝大部分女性不抱崇敬之心,对林娘子却例外。

林娘子的美,更在于她内心高贵。

高贵到就连作者施耐庵也要俯首不敢直视,所以他不敢写林娘子长得到底有多美。

任何一言一字,都会亵渎林娘子。

对其余女子,施耐庵基本都不放过。

比如,对做了外宅的金翠莲:

【金钗斜插,掩映乌云;翠袖巧裁,轻笼瑞雪。樱桃口浅晕微红,春笋手半舒嫩玉。纤腰袅娜,绿罗裙微露金莲;素体轻盈,红戏绣袄偏宜玉体。脸堆三月娇花,眉扫初春嫩柳。香肌扑簌瑶台月,翠鬓笼松楚岫云。】

对淫荡的潘金莲:

【眉似初春柳叶,常含着雨恨云愁;脸如三月桃花,暗藏着风情月意。纤腰袅娜,拘束的燕懒莺慵;檀口轻盈,勾引得蜂狂蝶乱。玉貌妖娆花解语,芳容窈窕玉生香。】

从上述两段外貌描写也可见,施耐庵老先生对女性的外貌描写,相比对英雄的描写,缺少个性,除了“初春柳叶”再无写女子美眉之词,“脸堆三月浇花”“纤腰袅娜”“春笋”“金莲”,也用的有点烂了。

恐怕施耐庵老先生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所以匆匆忙忙的在第27回创造出一个孙二娘,换换读者的口味——就是那个“露出绿纱衫儿来,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的孙二娘:

【眉横杀气,眼露凶光。辘轴般蠢坌腰肢,棒槌似桑皮手脚。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红裙内斑斓裹肚,黄发边皎洁金钗。钏镯牢笼魔女臂,红衫照映夜叉精。】

料想明清年间说书盛行,当听众从说书人那里听得“眉横杀气,眼露凶光”,估计很能脑补出孙二娘的形象。

此时的孙二娘,外貌打扮上充满了戏剧感:

“头上黄烘烘的插着一头钗环,鬓边插着些野花”。

原来孙二娘也是爱美的,但是“金钗环”不像金翠莲那样是一支,而是“一头”,所以整个看起来是“黄哄哄的”毫无美感。这还不算,还要用“鬓边野花”来凑热闹。

这审美,简直连阮小五都比不上了,阮小五戴的是一朵“红艳艳的石榴花”。

而孙二娘用野花,使自己浑身上下充满了村妇的愚笨感觉。

可能是经常弯腰、抬腰剥人皮、剃人骨的原因,孙二娘的腰相当粗壮,“玉笋”“金莲”。在孙二娘这里,变成了棒槌似的手脚,像老桑树皮那样粗糙。

想来,孙二娘的面部皮肤也比桑树皮好不到哪儿去,所以要 “厚铺着一层腻粉,遮掩顽皮”,厚粉上还要“浓搽就两晕胭脂,直侵乱发”,也就是说,粉底特别厚,胭脂也没有轻轻晕开,就那么两砣,堆在脸蛋上。

粉再厚,胭脂再浓,金钗再黄,野花再多,也掩盖不住孙二娘的气质——“眉横杀气,眼露凶光”。

气质这东西,真是妆不得,装不得。

其实金翠莲也戴金钗,也穿红色外套,也是绿色打底衫。

但是孙二娘和金翠莲,差别就是这么大!

能和孙二娘作伴的,是母大虫顾大嫂:

【眉粗眼大,胖面肥腰。插一头异样钗环,露两臂时兴钏镯。红裙六幅,浑如五月榴花;翠领数层,染就三春杨柳。有时怒起,提井栏便打老公头;忽地心焦,拿石碓敲翻庄客腿。生来不会拈针线,正是山中母大虫。】

顾大嫂的眉眼也不是柳叶眉,脸也不是三月桃花,更没有“纤腰袅娜”,但是有和母夜叉一样的“异样钗环”,也是红裙、绿色打底衫!

请看下集:《水浒传》最美的100处语言细节62:十字坡下的“劫二代”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85615.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