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在《血源诅咒》这个游戏里,猎人几乎能够承担起大部分的剧情交代。

需要在狩猎之夜猎杀化为野兽的人类,需要寻找苍白之血,需要打开被隐藏的仪式,需要探索古墓,甚至需要猎人去击败上位者。

血源诅咒里的猎人这个称呼,早已超出了我本能里对猎人的定义与认知。

是的,宫崎英高对猎人这个称呼通过游戏内的任务与行为,进行了重新的定义。

这就是为何一开始明明说好,让我们去狩猎几个野兽的,但是到了最后,我们却 越陷越深,连远高于人类的上位者都会成为我们猎人狩猎的对象。

这种行为究竟是偶然的意外,还是早已注定好的悲剧。

是上位者的玩笑,还是月之魔物的诅咒。

为何猎人会成为了能够打破狩猎之夜的关键中的关键呢?

仿若如恶梦主人饶有意味的言语一般:“即便在梦境里,猎人依然还是猎人。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那么猎人究竟与其他的普通人有什么不同呢?

为何会成为狩猎之夜里至关重要的人物的?

猎人与上位者到底是什么样的关系?

这一期依然由我狗哥大家带领进入《血源诅咒》研究的第三期-《猎人的命运与上位者的阴谋》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人类的道路

猎人在成为猎人前,首先他得是一个人类,这虽然很废话,但是这很重要。

而人类在《血源诅咒》的这个世界里,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如果我们按照正常的游戏流程来进行,击败大教堂区的白羊女后,重新回到猎人梦境,在这里,我们拿到《噬血猎人之眼》后才可以进入到老猎人的噩梦当中,而这个噩梦的构成区域就是大教堂区。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噩梦中的大教堂区与我们第一次从诊所出来时见到的雅南的大教堂区完全不一样。这时,我们才能算真的通过游戏里的信息得出,梦境里的一切并非是所有现实的还原,而我们见到的非噩梦的雅南也未必是真正的雅南。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也正是因为如此,我们可以在雅楠地区见到铺天盖地的棺材与墓碑,而这一切都暗示了,梦境中的雅南不过是另一个坟墓而已。

雅南地上的地区几乎跟雅南的地下墓穴完全一致,随处可见的坟墓与石碑,随处可见地想要夺我们命的敌人。如果说探索墓穴的我们是个盗墓者,那么作为外乡人踏入雅南的我们,在雅南居民眼里,不过是另一个活在地面上的盗墓者而已。

我们在游戏里可以进入的三个主要的墓穴分别是:伊兹、罗伦城与苏美鲁。

这三个墓穴分别代表了我们可以在雅南地区见到的三种主要的敌人,所属于上位者的敌人、可怕的野兽以及是苏美鲁人后裔的广义上的雅南地区的人,包含雅南本地、汉威克阴森小巷、该隐城。

伊兹的毁灭我们无法从文本里正面得到对应的答案。

而罗伦城的毁灭我们却可以看出一些端倪,在《罗伦城下层金杯》里有着对应的描述:“衰落的罗伦城中有医疗过程留下的痕迹。没有人知道这些医疗程序是试图控制怪兽带来的灾害,还是疾病大流行的原因。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这是一个极其有趣的信息,因为这条信息暗示了,罗伦城曾经做过与雅南地区的治愈教会相同的事情——血疗。

而苏美鲁墓穴的结果我们则能知道得更加明显,负责诞生上位者的女王并没有完成对应的职责。

在《雅南石头》里明确记载着:“苏美鲁女王雅南留下的神圣遗物。女王早已灭亡的如今,她那恐怖的意识一直沉睡着,但是,那也仅仅是沉睡着。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而这个雅南石头从外形上看,便是隐约可以看出一个幼儿的形态,等之后讲解小渔村时还有另一个证据证明,这其实就是包含着一个幼儿的血之石。

未曾诞生上位者的女王死去后,苏美鲁人分为了三个部分,一部分人依旧留在地下扩展古墓,如同我们在墓穴了看到的各种苏美鲁后裔,一部分到达了地上,例如雅南本地居民,还有一部分人到达了地面后,离开了雅南去了该隐城,例如原本的苏美鲁贵族,如今该隐城的血之女王。

而这三个古墓的结局,对应的正是人类在面对未来的三种出路:进化为上位者如伊兹,退化为兽人如罗伦城,以及维持现状,人类依旧还是保持人类应该有的理智,如苏美鲁。

但事实真的能如此简单清晰吗?分析这个游戏的理念时,让我感受到了什么叫做,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苏美鲁女王的牺牲看似给人类开辟出来一条新的道路,但是这个条道路真的是一条人类可以一直走下去的笔直大道吗,还是依然在这条大道的不远处,仍旧有另一个岔口呢?

而这个新的岔口又会把路指向何处呢?

当我们进入到梦境的雅南地区,见到旧雅南的兽化的严重后,才发现苏美鲁的女王的牺牲只不过是把进化还是退化的选择延后了而已,人类所需要面对的仍旧只有两条毫无选择的路,你要么是进化成上位者的眷族,要么退化为嗜血的野兽。除此之外,人类未曾有过其他的道路。

我们从道具《解药》的文本里可以得到明确的信息:“中和毒素的小药丸,用来治疗衰败血疾(日语为:灰血病),许久以前这种难缠的疾病摧残了旧雅南。衰败血疾最后导致了怪兽灾难的扩散。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是的,正如《衰弱罗伦城金杯》里所说的一样:“有些人做出了恐怖的推论,认为接下里可能会轮到雅南城。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相关的信息都指向了,虽然这是人类的整体命运的走向,但是人类从来都没有决定权,有的只有选择权。

这跟《黑暗之魂》里的不死人的立场几乎是一样的。世界的走向早已确定了,我们唯一能做的仅仅是你究竟想走哪一条路而已。

但一个相关的问题产生了,如果说人类的命运早已被其他生物,也就是游戏里的上位者,所左右了的话,又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呢?正如同我们无法证明上帝是存在的一样,《血源诅咒》里难道有证据能证明,人类的道路是被其他生物所决定的吗?

这种决定的影响真的能从古老的伊兹时代延续到如今的雅南吗?

在这不知道多久的漫长的时光里,甚至是有可能超越了人类整体记忆的历史长河里,究竟有什么东西可以证明,人类成为人类的伊始就是一种迫不得已呢?

答案也是有的,而且这些证据近在眼前,或者说,我们操作的游戏的人物本身就是活生生的证据。

没有错,我们游戏里主角的身份——猎人,这个职业与称呼本身就是人类悲惨的证明。

猎人的职责

宫崎英高的游戏里,主角一直会是有多重身份的人,例如《黑魂》里,作为主角的不死人,即是人类也是成不了神的物种。《只狼》里的独臂忍者,即是人类更是无法死去的不死人。

自然这个设定在《血源诅咒》里继续沿用着,猎人即是人类,也是上位者放在人类群体里的无意识地监视者与执行者。

而猎人,也是唯一一个贯穿于游戏所有的时代——伊兹时代,罗伦城时代,苏美鲁时代跟如今的雅南时代的见证者。

我们通过猎人梦境的墓碑进入到古老墓穴的时候,无论在哪个墓穴,我们都能见到一类人。

这类人在游戏里被称为骨灰的看守人。

如果我们换一个视角,不把他们看成看守人,而是看成猎人的话,许多事情都能通顺起来了。

首先,在《骨灰面具》里写到:“照顾沉睡上位者的看守者永生不死。火焰仪式焚化了他们肉身与灵魂,如今他们以灰白的形体永久存在。长而尖的帽子是老看守者的标志,被公认为是他们参与了某项罪恶的证据。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我其实蛮好奇的,都他喵的没了肉身跟灵魂,你咋还能不死呢。当然我知道吐槽这种设定也解决不了什么问题,毕竟《魂3》里,被烧成灰的灰烬也能做主角。

在《骨灰盔甲》里说到:“现在他们的脆弱盔甲已泛白且残破不堪,似乎可以窥视其背后的失落秘法。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这两段信息能提取出来三个重点,一个是他们与上位者息息相关,第二是他们参与了某个罪恶,第三个是这些看守者同样也会使用上位者的秘法,并且这种秘法比雅南地区的秘法更久远。

而我们游戏里的主角——猎人确实与月之魔物这位上位者息息相关.

游戏里的猎人也确实参与了某个阴谋,无论是最初的猎人 杰尔曼还是我们的师姐玛利亚,甚至是我们自身,都在促成某个阴谋的完成,而这个阴谋最直接体现就是,击败了梅高的奶妈,带回了第三脐带,并把脐带奉献给了属于猎人的上位者——月之魔物。

我们第一次来到雅南,被血疗后,从梦中苏醒时。

我们身上留下来的唯一的一个物品就是——《猎人的印记》。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而《猎人的印记》同时也是贯穿整个地下墓穴的印记。

我们可以在猎人梦境里清楚的看到猎人印记一步接着一步的演化,从最初的复杂,到中间的简化,再到最后,我们成为猎人时的形态。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但是无论如何演化所有的图形都表达了一个相同的含义,这是双手双脚被绑定的人被垂吊起来的图形。

无论是在墓穴里我们能够见到大量的尸体被垂吊起来,还是在小渔村入口处再明显不过的尸体的垂吊,都表明了,古代的看守者与猎人其实是一体的,只不过他们在不同的时代里有了不同的称呼而已。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在结局处,我们击败了杰尔曼,但是未曾吃下三条第三脐带的话,我们会被月之魔物迷惑,成为另一个杰尔曼。

在跳出来的奖杯上的描述为:“遗志的继承者,您被月之魔物迷惑,继续守卫猎人梦境。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分析到此时,猎人就是古老看守者的延续的所有证据终于关联到了一起。

我们猎人就是在梦境里的月之魔物的看守者,正如看守者就是在坟墓里的猎人一样。

这时我们再去看人物属性上的两个标识便是明白了,为何代表经验的图标,在《血源诅咒》里被称为血之遗志,这个游戏里的世界观,对一个人或者物种的遗志的继承便是通过血液,而并非其他。

我们也能明白为何代表等级的图标用的会是月亮。因为我们猎人是归属于来自月亮之上的月之魔物,而且这是一种无意识的眷属。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正如《亚丹蠕动》里所说的:“无论是亚丹还是无意识的崇拜者,皆在暗地里寻觅珍贵的血液。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是的,这两个高等级的上位者,在人类群体里都有一批无意识的眷属。

月之魔物的目的

月之魔物究竟有什么目的,这其实是一个很耐人寻味的问题。在游戏里没有任何文本证明来准确告知我们,月之魔物的目标究竟是什么。

但是我们可以通过其他的佐证来进行印证。

第一个佐证是,从游戏流程里来看,我们想要通关,最终的目的就是击败梅高的奶妈,得到梅高的第三脐带。

我认为这里想要获得第三条脐带,应该杀的是梅高,而并非奶妈。正如同我们遇到亚莉安娜产子后,必须是杀掉了她生出来的上位者,才得到第三脐带一样。

毕竟任何一条《第三脐带》都记载着的:“只有处于婴儿期的上位者才拥有此物”。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这些信息都表明了,第三脐带必须是从婴儿时期的上位者处获得。

但是游戏里不允许出现杀死婴儿的镜头,正如同魂3里,妖王的手里明明有着自己的婴孩,但是制作组却特意把婴孩隐藏起来一样,因为里面也有杀死婴孩的镜头。

那么为什么亚莉安娜的孩子可以杀,而梅高不能杀呢,从《雅南石头》的外形可以看出来,梅高的模型很有可能是一个类似于人类的婴孩,而亚莉安娜生下来的婴孩是一个怪物的形体而不是类似于人类的婴孩,所以亚莉安娜的孩子可以在游戏里进行击杀,而美梅高不行。

所以游戏里获得第三脐带的步骤里省了杀死梅高的镜头。

这也是游戏主线剧情里唯一一个强制获得的第三脐带,而这个脐带的获得,也正是游戏即将结束的标志。

第二个佐证则是杰尔曼被删减的对话。

等我们回到了猎人的梦境后,便发现梦境中的屋子着火了。

从挖掘出来的对话,我们可以听到杰尔曼的言语。

噢!劳伦斯,火是如何烧起来的?猎人被可怕的狩猎困住了,他们的灵魂被疯狂与血液侵蚀着,我们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火焰将净化这栋可怕的屋子。

看呐,这丑陋的怪物正在燃烧,猎人们让它知道我们用这种方式自由了。劳伦斯,离结束不远了。

每一个梦境都会燃烧殆尽的。FLORA(月之魔物另一个称呼)也会从月亮上归 来,至于我们是时候该兑现她的承诺了,猎人不再需要了。你我将战斗至死,而胜利的人会被她吞噬。这就是我们约好的结束,你还记得吗?噢!劳伦斯,你肯定还记得!

是的,这个火是杰尔曼放的,而放火造成的结果代表 了,杰尔曼被迷惑的理智的逐渐恢复,同时也代表了月之魔物即将到来。

所以我们才能听到这样的对话。

至于劳伦斯,从删减的剧情来看,他会在梦境里出现,而且他跟杰尔曼也有过诺言,所以你才会听到杰尔曼的对话里出现了劳伦斯。同时你也会明白为什么我们会在猎人的噩梦里获得劳伦斯的头骨。同时这个头骨上说道:“这个头骨象征劳伦斯的过去和他无法守护的事物。他注定要寻找自己的头骨,但就算找到了,也无法 再寻回自己的记忆。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这游戏原本有一大段劳伦斯的独立剧情,很可惜都被删减了,因此劳伦斯为何会化为野兽的直接证据我们无法获得,之后我也只能来引用旁证了。

第三个佐证则是每个结局的不同都能从侧面得到几个真相的片段。

如果我们选择结束梦境的话,我们获得的第三脐带就到了杰尔曼手上,而他终将会被月之魔物再次迷惑一次。

于是另一个狩猎之夜的轮回又将开始了。

如果我们不把第三脐带给杰尔曼,并把他击败,但是未曾吃下三条第三脐带的话。

我们会成为新的杰尔曼,新的猎人的指引者,同时我们仍旧会被月之魔物所迷惑,第三脐带依旧无法留在手中。

狩猎之夜的轮回不会结束,此时不同的不过是,新猎人的指引者从杰尔曼变成了我们自身而已。

只有我们吃了三条以上的第三脐带,才可以不被月之魔物所迷惑,才可以与月之魔物战斗,而胜利后,正如弹出来的奖杯所展示的:“您成为了一位处于婴儿期的上位者。人类进化,进入下一个童年。”

我们再结合结局的动画里,更加明确地告之了我们,吃了三条以上的第三脐带,击败月之魔物后,我们确实成了另一位婴儿期的上位者。

而人偶的出现表明了,我们这位婴儿期的上位者依然是在梦境当中。而即便是在梦境当中,上位者依然是可以带领人类进化的,只要人类还会做梦,只要上位者的血还在人世间里。

而这两件事物,是人类只要活着都无法逃避的,甚至无法控制的。

此时我们再去看在遗弃工坊里找到的《第三脐带》上面记载着:“所有的上位者都失去了孩子,又都寻求着孩子。这正是邂逅苍白之月的原因。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没有错,月之魔物的目的仍旧是寻找孩子,无论用了我们多么不可理解的行为,它的目的仍旧是繁衍。

只不过这种繁衍会牺牲自己而已,或许这就是为何上位者未曾有过子嗣,只会存在眷属的原因吧。

对月之魔物而言每一个子嗣的诞生都意味着上位者的死亡,而上一个上位者的死亡,便是代表下一个上位者会变得更加强大。

对他这个阶段的上位者而言,生与死便是如此的延续着。

这也是为何,游戏里的绝大多数的上位者的交配对象不能是另一个上位者,必须比上位者更低等的——人类的存在。

或许对上位者而言,人类只是代孕的工具而已,上位者的进化,需要人类的同步,只有代孕工具也一同进化了,才能保证更高质量的婴孩的诞生,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最简单也是最根本的事情而做的准备,这就是我认为自然界里最奇特的事情——繁衍。

说到这里,我突然发现,对我而言,拥有理智在一定程度上是能够压抑繁衍的。

这时再去看威廉大师的话:“我们因血而成为人,因血而超越人,又因血而毁灭人。

这三句话的意思便是有了另一层的含义。

我们成为人的原因是上位者进化的附带产物。

但是我们可以借助上位者的血尽可能的靠近上位者,逃离自己的代孕的命运。

上位者的再一次进化同时也是人类又一次的毁灭,人类将会进化成另一个不再是人类的物种。

那么不再是人类的这种物种出现了吗?

答案虽然未曾直接出现,但是也有了相应的暗示了,那便是我们在游戏里,一直见到的另一个物种——人偶。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而在游戏里,人偶已经质疑了他的造物主——人类。

正如人类也质疑了自己的造物主——上位者一般。

不过人偶的话题我们之后的专题在单独去聊。

这其实也引申出来现实里的一些话题,有意识的人偶或者说机器人可否看成是人类的进化?

大家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看一些相关的作品,例如《银翼杀手》、《攻壳机动队》之类的。

血源诅咒剧情(血源诅咒剧情深度分析)

最后

哎呦,夏天太热了,热得我脑袋都疼啊。

这一期原本要讲玛利亚的,整理思路的时候发现,不整理出来猎人,就不能说玛利亚。

不整理出来猎人狩猎的最终目的就不能说猎人。

要说猎人的最终目的就不能不说上位者的繁衍。

要说上位者的繁衍就不能不说人类这个物种在《血源诅咒》 里的定位。

于是一整条故事的解析都要重新来一个遍,成了俄罗斯的套娃,缺了任何一个都解释不清楚故事的来龙去脉。

于是大家就看到了这一期的分析。

也是这一顿分析才发现了古墓的看守者与梦境的猎人之间的关系。

正如同其他的墓穴里看守者,守护着不同的上位者的尸体一样,

玛利亚即是守护者教会的秘密同时也是变相着守护者科斯的尸体。

跟坟墓里那些看守者虽然出发点不同,但是结果却是一致的。

详细的解析,我们等说到玛利亚的内容时再具体去说。

这一期,我真的要说一句了,血源诅咒从剧情的角度上来看,根本不是个完成品,缺失的内容太多了,分析的太累了。

分析的我脑仁都疼啊,每个晚上都辗转反侧,睡不好觉啊,所以我才会逃避到《空洞骑士》里去做攻略呀!!!

宫崎英高在他的访谈里说过一个很有趣的概念:在现实社会里,越发的的国家,出生率越低。越强壮的物种产生的后代的几率也就越低。

他算是把这个概念在游戏里极致化了。

最高阶段的上位者,繁衍代表了死亡。同时繁衍也代表了进化。

仔细想想,繁衍这个含义确实包含了某种程度的进化,望子成龙这个成语就是这个含义的代表。

目前虽然我们只看到了月之魔物的繁衍同时也代表了自身的死亡,但是我们再去想一想坟墓,再去想一想科斯,虽然都没有明说,这些已经有过繁衍经历的上位者,他们似乎都已经死亡了。

当然我还没具体去分析,目前只是有这么一个想法,大家暂且听个乐罢了。

这一期就废话到这里了,我是狗哥了,感谢你观看我的文章。

我们下期《血源诅咒》的分析再见啦,886!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8841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