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打白骨精第几集(三打白骨精第几集出现)

三打白骨精第几集(三打白骨精第几集出现)

观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随感

文 | 赵奕清 北京大学信息管理系

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的故事是融合了《西游记》小说第27回“尸魔三戏唐三藏,圣僧恨逐美猴王”中关于白骨精的主要情节,和第32回“平顶山功曹传信,莲花洞木母逢灾”中八戒巡山编谎,悟空戏耍戳破,以及第34回“魔头巧算困心猿,大圣腾挪骗宝贝”中悟空假扮妖精老母的情节。故事大致分为“八戒巡山悟空捉弄”、“白骨三幻行者三打”、“唐僧念咒恨逐悟空”、“悟空饰母妙擒白骨”这几段。

情节与表演

剧中各种毯子功、把子功轮番出现,开场就有棍武花惹人眼球,令人赞叹绝活精妙。与现今较多以唱为主的折子戏展演不同,绍剧《三打白骨精》对戏曲基本功的表现成为亮点, 不仅与情节角色相辅相成,也应了所谓“戏曲文化传承”以戏曲艺人为核心的重要内容。剧中诸多表演细节生动鲜活,在戏曲表演程式之下巧妙地进行组合和增饰,表演自然、张弛有度、有血有肉。白骨夫人的唱腔常用细微绵长的嗓音,营造鬼魅的飘忽和压迫感,翎子晃动的波浪仿佛魂魄飘然而过的余波;孙悟空与白骨精打斗时特地增加了白骨精用剑打击悟空脑袋,他却毫发无损的情节,想是引自铁扇公主的戏曲段落,仍然展示了观众喜闻乐见的“悟空绝技”,增加了喜剧效果。

除了通篇的打打闹闹,在“唐僧恨逐美猴王”的一段中, 确实到达了戏剧冲突的一个高潮。而这一部分的处理又巧妙地避开了“增大视听冲击来表现冲突”与“戏曲视听强度普遍高于一般戏剧”的矛盾。唐僧的几次紧箍咒,场面的逐渐安静令人屏息,孙悟空缓慢而艰难的动作更突显其头疼欲裂。一个痛而不知所言,一个言而不知其痛,由闹到静、由迅到缓的反差伸长了这一段简单却意义重大的“贬谪”。

《西游记》小说中只说唐僧“听了呆子谗言冷语”,耳根子软,便狠下心赶走悟空,而绍剧的改编增加了悟空与唐僧的对白,二人的争论不仅仅局限于悟空打死三命、不仅仅是是否认错,而是在对待妖怪的态度上有着根本的矛盾。孙悟空质疑唐僧“普度众生也不能是非不明, 人妖不分”,唐僧认为“妖怪要度”,悟空坚决说“妖怪不除难取经”;唐僧怒言“纵然是妖也不准打”,悟空直言“金箍棒下绝不留情”。二人的争论逐渐成为观念的碰撞,性格立显:一个面慈心软不信丑恶,一个爱恨果决黑白分明。这就为赶走悟空提供了更合理的原因,而天飘素绢的情节,恰是“今番断难再饶过”的导火索,为唐僧狠下心赶走悟空又增一条理由。观念不同,屡教不改,唐僧气急尤未狠心。而“一纸佛恩”直接让三藏毫不犹豫撵走悟空, 无疑更侧面烘托了唐僧的虔诚和愚忠。此外,剧中沙僧的立场也更明显,填补了小说对其描写的忽略,台词和表演塑造了其正直实在,大智若愚的形象。

与小说不同的是,该剧借白骨精之口说清真相,增加了冰释前嫌的大团圆结局。小说中悟空临走前已将白骨精打死,回来救场是因为黄袍怪,且并未明确提及白骨精一事有何误解,而这也是取经路上唐僧对孙悟空耿耿于怀的诸多事情之一。这便说到了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对人物性格的改编,可能出于戏剧本身特色或观众习惯视孙悟空为正义智慧化身的考虑, 该剧中悟空的形象与电视剧版《西游记》异曲同工,将悟空脸谱化,塑造成正邪不两立的忠义之人, 连被唐僧误解赶回花果山也毫无怨念,坐立不安,忧心师父安危。孙悟空身上正邪兼并、桀骜野性、黑白灰杂糅的立体性格已经被打磨成仁义礼智信的形象。不过若单从戏曲民俗娱乐的本质来看,这样的改变也是符合该类艺术形式的特点。只是或许可以在此基础上, 减弱些许脸谱化特质,适当增加人物张力,也算对文本理解深刻度的体现以及对观众承受力的信任。

舞美与意象

师徒四人在绍剧版的扮相与电视剧版《西游记》的形象相似(许是电视剧参考传统戏曲服饰设计)。白骨夫人通过表演将花旦扮相中的白衣、翎子融为角色的一部分,有妖精的魅惑感。舞美在精美细致的同时,运用直白意象传递信息营造氛围,而在演员身上则保留了戏曲的简易意象,如用白马鞭代替白龙马。师徒四人出场时群山图做背景、八戒巡山时一树一石、白骨夫人洞内用蓝色灯光渲染诡异气氛,舞台简洁而明确,在不冗余的基础上强化必要舞美,既不会使剧目沦为噱头胜出的舞台剧,也借助精致的装置为演出增色。

白骨夫人洞内一场,演员舞美的配合着实精彩,有不输西方音乐剧之感。首先烟雾、绸旗、绿色圆盘、蓝色灯光以及骷髅灯影,营造妖精洞鬼魅之气;剧团演员之配合叹为观止。在剧中其他地方,灯光使用也增色不少,如孙悟空画圈之后地上显现出的金圈配合一瞬间暗场、村妇欲扑食,被金圈打击、锅中烟雾和锅下红光、白骨精第三次出场,借助烟雾和灯光, 将观众视线吸引至舞台右后方,然后瞬间转黄,才发现老者早已趁转灯间隙现身舞台。

孙悟空变作老母的配合也是行云流水,穿衣、坐轿以及老太婆走路夸张化的颤颤巍巍, 颇有喜剧效果,令人忍俊不禁;在妖精洞中现出原形时的迅速变幻也同样精彩,可以看出设计排演的用心。

存疑

绍剧《孙悟空三打白骨精》借用了小说中第65回“妖邪假设小雷音,四众皆遭大厄难”的情节,白骨精借幻化的寺庙引唐僧等进入。剧中所说是“天王圣庙”,道具所显是观音像。想是唐僧虔诚或佛教习俗,遇庙则可拜,或者地区偏僻,出现“天王寺”而非有佛祖像的佛寺更合理?以及这“天王寺”命名与“观音像”有无联系?

剧中白骨精老母称“金蟾大仙”,名字是否可考?原型是否与小说中的九尾狐有关? 另外,舞台版三打白骨精虽然已经对打斗功夫有很好的呈现,但对比资料电影版本,可能还有进步空间。

三打白骨精第几集(三打白骨精第几集出现)

三打白骨精第几集(三打白骨精第几集出现)

更多精彩尽在听戏app

文章来源 || 梨园精舍

图片来源 || 梨园精舍

三打白骨精第几集(三打白骨精第几集出现)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88633.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