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就像许多人不太相信弘一法师李叔同出生于天津并误将其当作浙江人、上海人甚至福建人一样,关于李叔同在人生最辉煌的巅峰期突然遁入空门,无论以前还是现在,均流行着各种各样的说法。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天津河北区粮店后街陆家竖胡同2号李叔同故居

在20世纪初叶的中国,李叔同这个名字火遍了大江南北,那种火,绝对是要拋下如今的网红或明星几百条大街的。李叔同是一个喜欢拓荒开山的人,在自身成为杰出艺术家和艺术教育先驱的过程中,也为近现代中国的文化和艺术发展做出了颇多具有开创意义的贡献。比如他是中国话剧艺术的奠基者;他是最早将西洋绘画及其理论引入中国并率先将裸体写生纳入美术教育的首创者,同时也是中国广告艺术和木刻艺术的开拓者和倡导者;在音乐方面,他不仅创办了中国第一份音乐刊物《音乐小杂志》,将西洋作曲法首度引入国内,其作词作曲的《春游》一歌,也成为中国第一支用五线谱取代工尺谱的三部合唱曲,而由他作词、选配美国通俗歌曲作者奥德威《梦见家和母亲》旋律的《送别》歌一一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一一百年以来更是久唱不衰;他还是中国学者中撰写《欧洲文学史》的第一人……诸如此类,李叔同的才华可谓经天纬地,即便是出家当了和尚,他对佛学的探究和取得的成就,也非一般出家人可比。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1896年在天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1898年在天津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妻子俞氏像

李叔同是地道的天津人,这没什么疑义,毋庸争论。1880年10月23日,李叔同生于天津三岔河口附近粮店后街陆家竖胡同2 号的盐商之家,当然李叔同的祖籍是浙江省平湖县,祖辈们来天津,自然是做生意的。天津当年夲就是个繁华的商埠和码头,盐业和漕运尤其发达,因而商贾云集。但这些来自各地的盐商,与普通商人是有所不同的。盐业由官家掌控,没有一定的背景是很难插上一腿的,所以盐商中的很多人原夲就是由官及商,或者在科举中考取过功名,用现在的话讲就是结识的官员多,要人脉有人脉,要资源有资源。李叔同的父亲李世珍(字筱楼)就是道光举人、同治进士,也是辞官经商的。这类人夲身就有“高学历”,为显示其高雅风流,多与文人学者过从甚密,可谓往来无白丁。除此而外,他们非常重视后辈的教育,盐商子弟,多能诗善文,且形成风习。李叔同长于这种家庭环境和氛围中,成为才俊也就不足怪了。至于有人误以为他是江南才子,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毕竟李叔同留学日夲归国后,长期生活工作在南方,在那里留下的活动轨迹也更多。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留学日本时所作木炭画少女像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留学日夲时演出话剧《茶花女》剧照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留学日本毕业时所作自画像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1914年李叔同在浙江第一师范指导人体写生课

而涉及到李叔同为何出家的问题,金梅先生在1997年上海文艺出版社版出版的《悲欣交集一一弘一法师传》中曾有所归纳。金梅先生姓沈,1936年生于上海浦东,毕业于北京大学,曾短期在中国人民大学执教,后调天津工作,任《天津文学》副主编、编审。金梅先生首先是个文艺理论家,同时也是研究李叔同、傅雷和孙犁的专家,特别是在李叔同研究方面收获颇丰,有多部专著行世,并赐赠于我。金梅先生在弘一法师传记中专设一章论及李叔同出家的原因,他指出,李叔同有一篇著名的演讲稿,名为《我在西湖的出家经过》。在这篇演讲稿中,李叔同将自己出家的原因分为“远因”和“近因”两种。所谓的远因,一是说他自幼起,家中就弥漫着信佛的倾向,二是说西湖佛教氛围对他的影响。那么近因呢,主要是指李叔同1916年底至1917年初在虎跑寺的那次断食,并于此后吃素,在自己的房间也供起了佛像。

李叔同的自述,当然是可信的。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1916年断食后留影

而谈起其他的种种说法,金梅先生认为也不外乎几大类:一是讳莫如深,尤其是传记作家和研究者,多是对此采取回避的态度。二是片面地赞美和颂扬,认为李叔同中年以后之所以远离声色犬马,最终拋妻别子,乃是为了普渡众生,救人于色恶之域。这两种解读方法,仿佛都不怎么科学也非实事求是的治学态度。

那么还有没有别的说法呢?当然有,只是金梅先生没有讲得太多太透。

如今最为流行的,是称李叔同年少时沉迷酒色,生活十分放浪与荒唐,出家是陷入了情感窘境后的必然,削发为僧也是一种逃避和解脱。这似乎有些道理,但也只是臆测,并无真凭实据来佐证。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1915年在俗时留影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李叔同1918年出家前与门生刘质平、丰子恺合影

前几天夜读亦师亦友的刘书申老先生遗著《报人蛙踪》,这部文集里所收的文章,是他2013年病卧床榻时子女们加紧整理出来的,由天津社会科学院出版社印行。其中有两篇小文,仿佛对李叔同的出家之因又有了另外一种解读。

刘书申生于1928年,建国前就曾在天津《益世报》当过记者,后又在《天津日报》供职。他生前就跟我讲过,1982年他曾采访过当时住在天津西郊区且已经78岁的李叔同次子李端(后名李直卿)。李叔同共有两个儿子,即长子李准和次子李端。李叔同1918年出家后,其妻俞氏为了自食其力,考入了天津北马路龙亭的一所绣花学校,后来在家中办了个绣花班靠教授学生技艺谋生,但4 年后俞氏便病逝于天津,李准李端两兄弟也分了家,李准去了京城,再无音讯。而李端呢,毕业于省立一中(即后来的铃铛阁中学),然后在南开大学图书馆帮助整理严范孙的图书,之后到南开中学任出纳员。“七七事变”后,学校南迁,李端没有随往,但八年间也没给日本人做过事情。抗战胜利后,李端在天津的一个军队被服厂当了一段时间的小职员,解放后转到化工站工作,直至退休。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弘一法师像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弘一法师涅槃瑞相

那次采访,刘叔申先生是写过一篇文章《李叔同的“出家”之谜》的,发表在1983年3月13日的《天津日报》上,但还有一篇没有见报的采访札记,就收入在这部文集中,篇名为《李叔同的家》,较之于已发表过的那篇文章,此札记的叙述更为详尽。札记中说:我同李端谈话的重要收获,是证实了李叔同出家的原因。过去已发表的关于李叔同的事迹和研究材料,都没能准确无误地说明白这个问题。李端回答我时,只用了一个“气”字。李端的解释是,由于李叔同的母亲居于媵妾地位,在上海去世后遗体运返天津时,李叔同的叔父拒绝其入家门,让他直接把母亲的遗体送入坟地。李叔同的母亲比父亲小40余岁,父亲是在李叔同5 岁时故去的,一个20多岁的女人在备受岐视的家庭中把李叔同抚养成人,因而李叔同事母至孝,同时在这种成长环境中,性格也有些孤僻抑郁。母亲身后竟不许进李家大门,这对李叔同是个沉重的打击,他对人生、社会、家庭均产生了决断性的态度,从而看破红尘,毅然落发。李端还说他见过一枚父亲自刻的图章,为“铁石心肠”4字,他出家后也曾给家里寄来过篆书条幅,内容是“南无阿弥陀佛”,还寄过他受戒后的照片,并劝说家人信佛,如若做事,就从事教育事业。

刘书申先生认为,从李端所述的这些小事中,可以看出,尽管李叔同笃佛意坚,心如铁石,义无反顾,却又总是留有对后人的一缕寄望。李端所谈的父亲出家原因,无论怎么讲,也算是李叔同血亲的直接解答。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全诗词)

弘一法师绝笔

(注:夲文所配图片均翻拍自金梅先生所著《李叔同画传》《李叔同一一弘一法师影志》等)

版权声明:本站部分文章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及其他公众平台,主要目的在于分享信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内容仅供读者参考,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rwlyx.com/c/389400.html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